國際

阻穆斯林女進店內 巴黎ZARA惹爭議

推薦

阻穆斯林女進店內 巴黎ZARA惹爭議

阻穆斯林女進店內 巴黎ZARA惹爭議

法國巴黎上周五遭到恐攻,現在全城警戒,總統歐蘭德也說「戰爭狀態」。但巴黎一間ZARA近日引發爭議,因為該店的保全阻止一名包著頭巾的穆斯林女性進入店內。

據 英國《鏡報》報導,這名女穆斯林指出,當天她包著頭巾準備進入這間ZARA店,卻被保全攔了下來。保全說,只要是有戴頭巾、帽子等遮蔽頭部的配件,一律不 准進入店內。這段拒絕入店的過程,也被女穆斯林拍了下來,隨後更在網路上流傳。許多網友看到後相繼譴責ZARA,批評這是在「歧視穆斯林」、「伊斯蘭教仇 視症」等。

ZARA法國總經理沙拉恩(Jean-Jacques Salaün)事後形容該名保全的決定與行動是「不幸的」,並稱ZARA從來沒有下過類似的指令,表示已經對該店經理與保全解僱。

暴力只會引來更多暴力

阻穆斯林女進店內 巴黎ZARA惹爭議

噩夢再次降臨。更多暴力及血腥,更多仇恨及眼淚。整個星期六早晨,我在搜尋身在巴黎的友人及家人的相關新聞。

恐襲事件發生的地點,一些非常靠近我女兒阿姨的家,我們為此焦慮的等待她捎來信息,慶幸我們所有朋友及親人都平安無事。

放下心頭大石後,悲傷及沮喪接踵而來。悲痛是因為傷亡慘重,因為其中許多是當晚決定出門及娛樂的年輕人。這是每個父母的噩夢,孩子已長大並懂得保護自己,因此,你允許他們外出;惟在這類事件中,我們又如何能保護他們?

我們怎麼能告訴他們,體育場、劇院及餐廳是不安全的地方?或是教導他們如何躲避手榴彈或是持槍的瘋子?我好奇在校園槍擊事件後,美國的母親會如何教導孩子?肯定不是「不要去上學」。

最令人沮喪的是責怪及互相指責立即浮現。暴力只會引來更多暴力,這情況在實際戰爭中最為明顯,同時,在以「安全」之名來囚禁特定人士的談吐、寫作及行動中巧妙出現。

輕易怪罪特定族群

這情況並不新鮮。自1941年12月發生的珍珠港偷襲事件後,約11萬至12萬生活在太平洋海岸的日裔美國人遭強制拆遷及監禁在拘留營,儘管沒有證據證明他們對國家不忠,遑論大部分人還是在美國土生土長。

1980年,吉米卡特政府成立「戰時平民拆遷及監禁委員會」,在委員會題為「個人正義遭漠視」

的報告中,只找到少許日裔美國人當時不忠的證據,並得出監禁是源自種族主義的產品,建議政府賠償倖存者;1988年,總統里根簽署通過公民自由法案,並代表美國政府向遭拘禁的日裔美國人道歉及對倖存者賠償每人2萬美元。該法案承認美國政府當時的行動是源於「種族歧視、戰爭的歇斯底里及政治領導的失靈」。

歷史總被人忽略,特別是怒火中燒的時刻。「9‧11」事件忽略了二次大戰的教訓,目前情況顯示他們毫無疑問將再次忽略歷史的教訓。最受歡迎的反擊即更為暴力,儘管這方式未曾證明有效,除非我們將廣島與長崎投放原子彈的事件納入考量,惟這事件的效果仍具爭議性。

令人感到更為抑鬱的是近來發生的悲劇顯示,一些個人在毫無根據及純粹揣測的情況下,很快就怪罪特定群體。儘管情況顯示只有少數人直接涉及槍殺事件,一些人很快就喜歡針對整個社群做出歧視行為,因為這麼做他們才感到「安全」。

我好奇這些行為背後的假設是什麼?死者是不是全屬於一個族群及一個宗教?法國人口結構其實與其他許多國家一樣多元,然而,還是有人大言不慚地認為所有回教徒都有嫌疑。對於居住在回教徒占多數的國家的民眾,如果整天都擔心所遇見的回教徒都是等著殺害他們,他們該如何外出?

審視自己對人態度

且問從什麼時候開始,這種歧視整個社群的行動能馴服他們?南非的黑人從不屈服於種族隔離政策;非洲裔美國人發起公民權運動反擊種族歧視;在我們的國家,越來越多人反對以種族為基礎的政策。在一般情況下,政府在開始的時候缺乏反應,意味這政府將失去支持,有時候還引起公開暴動。有鑒於此,我們為何會認為任何針對特定信仰社群的歧視行為,最終會引起不一樣的反應?我們有什麼例子可證明,人們會心甘情願地接受羞辱他們的歧視性措施?

為了民眾的安全,有關政府務必盡全力揪出干下如此血腥及暴力事件的肇事者;惟政府看來已不比領導她的人理性。在2012年1月至2015年11月期間,美國小學、學院及大學共發生40起致命校園槍擊事件,但美國政府並沒採取任何限制民眾擁槍的措施。我們為何應該期待政府在處理髮生在更為公開場合的屠殺事件時,會採取理性的反應?她們對大屠殺的唯一反應,就是更多的大屠殺,最好遠離她們的海岸。

與此同時,我們應該審視自己對待他人的態度,看看我們是否認為自己是和平締造者、搭橋者或戰爭販子。它從我們的鄰居、社區、村莊、市鎮、城市及國家開始。當然,我們也應反思日裔美國人在拘留營所承受的痛苦是否正義。

你可能喜歡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