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敘利亞內戰害這些美女找不到老公!

推薦

敘利亞內戰害這些美女找不到老公!

敘利亞內戰害這些美女找不到老公!男人都不見了,留下滿城單身女,只有老頭可嫁。朵朵鮮花缺少男人灌溉,終將凋零。

敘利亞內戰害這些美女找不到老公!

據 英國《每日郵報》報道,敘利亞戰亂導致了國內男性人口的銳減。男性普遍參軍,其餘的要麼移民要麼被捕入獄,大街上為數不多的男性們要麼受制於經濟困窘無力 結婚要麼年齡過小或太老。對於數目龐大的單身女性來說,這是絕境,但另一方面也為隱蔽的同性戀群體帶來了寬鬆的社會氛圍。(轉載請註明出處,更多精彩內 容,請關注騰訊新聞國際頻道微信公眾號「糖醋國際」。)

敘利亞內戰害這些美女找不到老公!

「依 據《聖經》的記述,自從該隱殺死亞伯,戰爭就是年輕男人們自相殘殺。」舒克蘭(Shukran),一名來自敘利亞大馬士革的翻譯工作者感嘆道。32歲的她 迄今未婚。「我們所有人都受到了戰爭的影響,但是年輕男性遭受了尤為慘重的損失。問問理髮師們,他們會告訴你戰爭開始後,他們失掉了三分之二的顧客。」確 實,咖啡館裡,街上,集市中,年輕男子的身影寥寥無幾。為數不多的也是穿著不合身的卡其褲,匆匆趕往軍事基地。

敘利亞內戰害這些美女找不到老公!

延續至今的敘利亞戰亂已經在整個國家的歷史上留下了不可癒合的人口空缺。據最新的人口調查顯示,敘利亞單身女性在最近幾個月增長了70%,這其中自然包括了丈夫犧牲的家庭。舒克蘭的女性朋友圈中,丈夫去世,流亡國外,亦或被捕的例子比比皆是。

敘利亞內戰害這些美女找不到老公!

然 而就像是戰爭導致的男性人口銳減還不夠殘酷一樣,根深蒂固的宗派之見在這個宗教氛圍濃重的國度里阻礙著男女的自由結合。舒克蘭上一段戀情終結的主要原因就 是她的男友是基督教徒,而她是一名德魯茲派穆斯林。「我們有兩年天堂般的時光。」舒克蘭回憶說,隨後戰火燃起,這對戀人主要的活動成了坐在電腦前觀看那些 可怕的畫面。

敘利亞內戰害這些美女找不到老公!

除 此之外,經濟上的困窘也是阻礙婚姻的重要因素。國內居高不下的失業率使得年輕男子很難找到足以養家餬口的工作。隨著敘利亞磅的貶值了90%,這個問題愈發 嚴重。在敘利亞傳統觀念中,男子需要足夠的彩禮來聘取新娘。一克黃金在這裡大概是17000敘利亞磅(約合人民幣223元),而一枚婚戒通常是18克—— 考慮到這裡的人均月收入約為300人民幣,幾乎無人負擔得起。

敘利亞內戰害這些美女找不到老公!

自 然,無數的適婚青年無法步入婚姻殿堂——沒有未來,沒有工作,沒有錢。一名在大馬士革讀大學的年輕人——另一個身份是夜班計程車司機,承認:他曾經有機會 成家,但是新娘的父親嫌棄他買的金戒指成色不夠好。不過,目前他最大的困擾是兵役。一旦完成學業,他就不得不履行之前借上學推遲的軍事義務。

敘利亞內戰害這些美女找不到老公!

實際上,稀缺的年輕男性對年輕女性的影響更為深遠。亞拉(Yara),一名23歲的年輕老師抱怨說,自己身邊每名男性可以配對4名女孩。「身邊都是同性真是太困難了,哪裡都是女人,太單調了。」

敘利亞內戰害這些美女找不到老公!

對於年輕女性來說,找到一個合適的丈夫真是比登天還難。即使有一個白馬王子又怎樣呢?他很有可能要轉身穿上軍裝離去,一兩年都無力回家,抑或一通電話打來,要你去認領血肉模糊的屍體。

敘利亞內戰害這些美女找不到老公!

在為數不多的可供選擇的男性中,出現了兩個極端——還沒畢業的青澀少年,或者老謀深算的中年人。35歲的紀錄片製作人,葛福蘭(Ghoufran)表示,年輕的男孩們是不適合被嚴肅對待的,「他們還是毛頭小子。」

敘利亞內戰害這些美女找不到老公!

因 而,眾多年輕的女孩就成為了年長者垂涎欲滴的獵物。當然,大多數男人並不會認真看待這段感情,最多是為了艷遇,性,或者勉為其難的續弦。「有的女孩說:好 吧。她們想被帶出去,當做女人對待。另一些認為自己已經老了,想要成家生子,不能再挑三揀四,所以也妥協了。但是對於男人來說,這只是一場遊戲。他們大多 都已婚,只是為了刺激和性需求才如此。」葛福蘭憤憤的評論。

敘利亞內戰害這些美女找不到老公!

當 然,這樣的妥協也是出於現實考慮。在受戰爭影響最嚴重的遜尼派穆斯林聚居區,許多年輕喪夫的女孩不得不依靠聯合國或NGO的援助餬口。能夠生存下去成為了 最迫切的需求。亞拉的一個士兵朋友,在前些日子被告知只要能出5000敘利亞磅(約合人民幣65元)的彩禮錢,就能擁有一個年輕的姑娘做妻子。「把她帶 走,好好照料。」女孩的父親說,「我沒有錢再喂養一張嘴了。」

敘利亞內戰害這些美女找不到老公!

在這個浩大的人口災難面前,惟一的受益者可能就是敘利亞的同性戀團體了。亞拉身邊有10%-20%的女性朋友公開出櫃。如果你走入一間夜間同志酒吧,一定會被開放自由的女同性戀者驚到的。

敘利亞內戰害這些美女找不到老公!

對於舒克蘭來說,她已經接受了沒有合適伴侶的可能性。畢竟,作為一名收入不菲的中上層職業女性,她所追求的是兩性的平等——一個在當前狀況下更難實現的夢想。她惟一遺憾的就是不能成為母親——在敘利亞,單身母親撫養孩子幾乎不可能,即使在相對開放的大馬士革。

你可能喜歡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