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來西亞

希盟三黨未戰先衰,雙補選令民心崩潰,昔日烈火已成灰燼!

推薦

希盟三黨未戰先衰,雙補選令民心崩潰,昔日烈火已成灰燼!

(林放)面對大港和江沙的雙補選,由於受到伊斯蘭黨斬釘截鐵要出戰的牽制,希望聯盟理事會二度展延研討候選人會議,避免一旦敲定由誰上陣無可轉折地與伊黨衝突。希盟3個政黨各自敲打戰鼓隔空逞強,無法達致由哪個黨迎戰巫統的共識。

希盟各自盤算,其中以放棄補選的行動黨的意見一時風一時雨。火箭老佛爺林吉祥最初建議由前首相敦馬哈迪選擇一個戰區,以配合拯救大馬的旋律。但老謀深算的敦馬諒不會為一場補選重出江湖,因為孤身打進國會也人微言輕,萬一在補選中落敗不但晚節不保,將證明本身威望不足,要繼續推翻首相納吉大業將自貶號召身價。

林吉祥也以軍師姿態預測,如果伊黨上陣將以5000票慘敗,這是按照行動黨不支持伊黨的情勢下,華裔選票撤投所作的估計。因此,潘儉偉代表行動黨宣示立場,主張由誠信黨出戰。

行動黨培植了與伊黨對著乾的誠信黨,自然必須義氣相挺,至於勝算就不作為主要考慮,只要票箱反映有大多數華裔選民在行動黨呼喚下投給誠信黨,即可告慰。畢競,誠信黨只是新雀,要與伊黨和巫統爭奪馬來人選票,能量還差一大截。

行動黨雖有此授意,但立場飄忽不定。該黨默許公正黨與伊黨協商,也就有可能拱讓一席由伊黨出戰,而公正黨署理主席阿茲敏搶先在大港指揮補選戰事,看來有意染指一席之地。若兩黨圓融分配成功,也就吞掉誠信黨的出戰權。誠信黨勢不低頭硬拚,兩場補選的三角戰就勢所難免。

這兩個選區在舊有民聯架構下是伊黨傳統的地盤,如今關係決裂,誰也不需要給對方面子。然而,伊黨的強悍作風,卻鎮懾住希盟三黨。其主席哈迪阿旺最近怒吼,寧可牧巫統牛也不牧行動黨豬,直令行動黨上下不敢為黨的尊嚴反擊,啞忍這一奇恥大辱。可見得行動黨掩不住對馬來政黨的奴性,但對華社黨團卻囂張跋扈的作態。

昔日烈火已成灰燼

阿茲敏雖曾受伊黨恩惠,但為了鞏固黨內權勢不得不強取大港的補選權,藉此一勝建立本身威望,以期取代蹲獄中的安華的地位,成為希盟共主。這位城府甚深的州務大臣看來已拋棄安華而不聽使喚,安華最近在獄中手寫八頁苦情書的批判雖未點名,但意有所指阿茲敏乖離公正黨的鬥爭路線,尤其是與敦馬推動的救國倒吉「人民宣言」越跑越近,既有甘心被利用之詬,同時也勾勒出蓄謀已久,架空其妻女在黨內權勢的憂患。但安華悲情不再獲得同情,昔日烈火莫熄燒了多年已變成灰燼。

補選在即,公正黨總秘書拉菲茲突然暴擊雪州政府特定人士涉及要錢兼要女色貪污,無疑是替安華打擊阿茲敏。拉菲茲向來以揭人弊端為政治手段,以前聯手幹掉前大臣卡立,如今故伎重施。

雙補選衍生公正黨權力鬥爭,令各方始料莫及,使阿茲敏領軍作戰的氣勢蒙上陰影。但拉菲茲殺敵一千自損八百,勢必遭到敵對派系秋後算帳。

希盟三黨推舉候選人的矛盾重重加上與伊黨爭戰,反對黨要與巫統決一雌雄的力度已未戰先衰。當前國陣受到諸多課題糾纏,原本反對黨勝算甚高,卻栽在自身內鬥當中。這進一步說明,希盟和伊黨要打敗國陣,以當前自亂陣腳的窘境延伸到未來的大選,委實讓民心崩潰。

你可能喜歡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