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挪威、IS成員證實IS向土走私石油,俄:土總統辭職嗎?

推薦

挪威、IS成員證實IS向土走私石油,俄:土總統辭職嗎?

據俄媒報道,俄羅斯外交部發言人扎哈羅娃表示,莫斯科希望知道,在挪威公布有關IS向土耳其走私石油的消息後,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是否會辭職。

挪威《階級鬥爭報》(Klassekampen)12月22日報道了一份秘密報告。該報告由諮詢機構Rystad Energy受挪威外交部委託制定,透露IS控制地區的石油從敘利亞和伊拉克運至土耳其後以傾銷價出售。該報告早在今年夏天便已被遞交挪威外交部,外交部 則指出,他們依據的還有其他信息源。

扎哈羅娃在記者會上說:「我想提醒說,不久前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還說過,如果能證明恐怖組織的石油供應是安卡拉或在安卡拉的縱容下進行的,『如果能證明這一點,我不會繼續坐在這把交椅上』,埃爾多安當時在巴黎氣候大會期間這麼說的。我想確定一下,交椅現在什麼情況?」

早 些時候俄國防部副部長安東諾夫在莫斯科舉行的特別記者會上指責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及其親屬參與走私IS石油。安東諾夫說,極端分子「每年賺取大約20億美 元,使用這些資金在全世界雇用武裝分子,並為他們提供武器裝備」,因此IS保護著「在敘利亞和伊拉克盜採石油」的基礎設施。

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隨後親自發表聲明稱,如果能證明安卡拉在從「伊斯蘭國」購買石油,他願辭職。

IS土裔成員:IS向土出售石油

據俄媒報道,俄羅斯記者採訪了一名被敘利亞庫爾德民兵組織「人民保護聯盟」(YPG)俘獲的IS土耳其人,並對採訪內容進行了錄音。恐怖組織成員、24歲的Mahmut Gazi Tatar講述了IS的活動,其中包括土耳其購買聖戰分子的石油。

挪威、IS成員證實IS向土走私石油,俄:土總統辭職嗎?

「在阿德亞曼我被培訓了五個月」

Mahmut Gazi Tatar說:「我是庫爾德人,家裡有三個兄弟。我曾在阿德亞曼大學學習,但在2015年4月棄學參加了IS隊伍。」

「我作為一名志願者在為敘利亞難民設的一個食堂工作,分發食物。在那裡我遇見了Akhmet K……。他給我講伊斯蘭教,在他的影響下,我開始做禮拜,禁食。我去聽他的課,在接下來的五個月里他向我灌輸了伊斯蘭信仰的主要信條。」

「在邊界沒有人」

「我和另外17人在距邊防站一公里的地方越過了土敘邊界。我們沒有看到一名土耳其士兵。跟我在一起的那人的年齡各種各樣,從17歲到50歲。他們主要來自沙特、突尼西亞、葉門、卡達、里扮嫩和埃及。他們都是越過土耳其邊界過來的。」

「來 自歐洲和美洲的武裝分子也是從這裡過來的。指揮官告訴我們,準備製造其規模相當於美國9·11的恐怖事件。在敘利亞一側,有個叫Abu Bakr 的IS成員來接我們,並把我們帶到了一個距邊界一公里的村子裡。又來了10人。之後我們被帶到了訓練營,接受軍訓。那些同意成為沙希德的人,咋接受6個月 的宗教培訓。我沒同意。我直接燒了70天的培訓。在訓練期間,幾名來自土耳其的人來檢查我們。他們不是IS的成員。」

「剛從土耳其來的人都被派到了特里-阿比亞德」

「我們這些土耳其人也被派到了那裡。禁止我們跟家人聯繫。畢業後,允許我給自己在阿德亞曼的親人打電話。我跟媽媽通了話,她讓我回家。」

「他們說,他們的目的不是土耳其」

「在訓練營指揮官對我們說,IS不打算進攻土耳其。就我所知,IS的隊伍中有1000多名土耳其人。在貧民窟里租來的民房裡進行培訓。」

「庫爾德人是不殺俘虜的」

「2015 年6月15日庫爾德『人民保護聯盟』在特里-阿比亞德俘虜了我。起初接到撤退的命令後,我和其他70人坐上了一輛貨車,開往最近的一個村子,在那裡等了半 個小時。那裡已經有武裝人員。當要走的時候才知道,汽車數量不夠,村裡還剩了12人,其中就有我。聯軍轟炸炸死我們中的6人。我換了便服,一直等到早上。 我從村子裡出來時,被庫爾德士兵抓獲。我投降了。庫爾德人對俘虜很好,給吃的,給喝的,是指還給煙抽。我還以為會殺死我們的,但後來知道,庫爾德士兵不殺 俘虜。」

「每天都有開往土耳其的石油運輸車」

「我們在訓練營接受訓練時,IS成員就告訴我們,他們向土耳其出售石油。而賣石 油賺來的錢,幫助IS解決所有資金上的困難。他們每天用石油運輸車向土耳其運輸石油、重油和汽油。他們有足夠多的石油。還說,石油是通過許多商人出售的。 IS還從土耳其和阿拉伯國家獲得許多產品。我們的指揮官告訴我們,並不害怕美國的轟炸機。他們認為,它們只是炸給別人看的。」

你可能喜歡的文章